SUNshine

【喻黄】吸血鬼恋人(4)

小黄兔:

4
黄少天是在一片刺目的光线中醒来的。
他从柔软的枕头上抬起头,几近金色的光线让他的双眼很不适应。他皱着眉,用手遮住沁出泪水的双眼,平生第一次真切的体验到了什么叫被闪瞎了狗眼。
呸呸呸,才不是狗眼。
他嘟囔着好亮,缓了一会,才将手从眼睛上拿开,下意识寻找刺目的光源。
不过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只是阳光从一排大敞的窗外照进房中,因为采光太好,所以显得房内异常明亮。
他的目光从窗户转移到房内,开始打量起这个房间。整个房间都以白色为基调,间或装饰着深蓝色的点缀,除此之外别无他色,显得干净而清爽。
当然整齐划一设计的非常好的色彩并不是让他惊讶的所在——这个房间,无论是窗户,还是家具,以及各种小饰物,包括他头顶上的灯,都让他恍惚走进了欧洲宫廷一样。
漂亮的像个片场。
总之黄少天是不信自己睡一觉就睡进了凡尔赛宫这种事,还是片场比较能说服他。
想到这里,他终于开始后知后觉起来。
睡了一觉。
睡了一觉……所以他睡觉前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么漂亮的不真实的房间里?
很快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
因为他终于回忆起昏迷前发生的事了。
也因为他的目光终于看到了坐在房间一角的人。
而这个人也正好是让他昏迷的罪魁祸首。
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黄少天做鬼也不会忘记。
呸呸呸,他才不是鬼,明明对面那个才是……
所以,这个正在微笑看着自己的东西,是人是鬼?
黄少天怔怔的,和那双狭长漂亮的眼睛对视了两秒,终于忍无可忍的翻了个白眼。
他觉得自己应该又晕了过去,但显然现实没这么友好,事实上他完全没有昏迷的感觉,意识仍然是清醒的。
于是又过了两秒,尖叫声几乎让整个房间都发震。
黄少天蹬着两腿手脚乱用的爬到离对方最远的床角,抓着被角像是被强x的少女一样裹在自己胸前,这才发现他好像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你……你你你你你……你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不要害我!”黄少天带着哭腔,觉得自己真的要哭出来了。
早知道就不该不信邪跑来采访什么鬼屋,不该相信什么唯物主义,不该相信新中国没有牛鬼蛇神,这都什么鬼,都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早知道他带两根香过来了,不这不是香能解决的问题,这鬼大白天都能出现可见法力高强……等等,大白天?
黄少天紧闭的双眼露出一条缝,看着不远处仍然坐在那好整以暇看着自己的人。
一头银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像是闪着金光。身上穿着繁复的西式礼服,鉴于黄少天的西方史基本等于没学,他也分不清是什么时代的衣服,总之跟现代肯定是没什么关系的,和这个房间倒是很配,看起来都像是在演戏。脸还是那么好看,让黄少天觉得就算是鬼能看一眼这么好看的脸也算值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人还是看着自己,嘴边的笑怎么看怎么欠揍。
对方平和的态度让黄少天稍微放松了一些,他深吸了一口气,问出了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你会说话吗?听得懂中文吗?我是说,你是人是鬼?”
对方还是笑得含蓄,抿着嘴笑的样子安静的像个大家闺秀。黄少天被他笑得汗毛直立,觉得一个人不言不语在自己面前一直笑,就算他是人也够吓人的了,何况他现在还是薛定谔的猫,生死未卜。
“不要担心,”那人说着一口十分流利的中文,声音轻缓低柔,一开口就让黄少天酥了半边身子,以至于根本没来得及注意他站起身,“我不是鬼,不会害你的。”
他一边说,一边缓步走到床边。黄少天在心中唾弃自己像是一辈子没见过男人一样,一定是太久没搞基了才会在这样危机四伏的时刻还对着那张脸花痴。可是……可是……哎!那张脸真的很好看啊!他这辈子的确没看过那么好看的脸啊!
他捧着自己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惊艳到的扑通扑通的小心肝,看着那张很符合他审美的脸逐渐放大出现在床边,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话,愣愣说:“可是你睡在棺材里。”
像是被黄少天取悦了,对方微微一笑,温声道:“我只是在自己家里睡觉而已,是你乱闯进来。”
说完他轻轻皱眉,像是真的很困扰一样。
黄少天下意识说:“抱歉我也不知道……我靠靠靠!你别耍我!这里是你家?!”
说完他用手指在身周比划了一道。
对方顺着他的动作随便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他,点头说:“是的,这里是我家。”
那个表情让黄少天脑海里自动帮他补完了一句“没毛病”。
没毛病个鬼!
黄少天瞪着他说:“昨晚明明是地窖里的棺材!虽虽虽虽然我很害怕!但我还没被吓傻!你你你说昨晚你睡在你自己家!你到底是是是人还是什什什么?”
他觉得自己快哭了,活了二十多年,只有他嘴皮子一翻把别人说的无话可说,从来没有结巴成这样。关键是一想到自己和一个鬼在青天白日相谈甚欢,就觉得还不如不说。
对方笑得无懈可击:“我说了,我不是鬼,这里是我家,昨晚那里也是我家,你要是不信,等下吃完早饭,我可以带你去花园逛逛。”
如果忽略昨晚发生的事,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让人很容易产生信任感的人。听他这么不紧不慢的说完这句话,黄少天都快信了真的只是自己误闯了别人家还被好心的美人房主收留了一夜,对方不计前嫌还邀请他一起吃早饭并观赏花园。
我信了你的邪!
黄少天深刻感觉对方在蔑视自己的智商,这会也顾不上害怕了,冲冠一怒就骂道:“我靠靠靠!你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了!你……”话到这里,目光相接,明明对方的神情温和的近乎宠溺,黄少天的声音还是逐渐变小,他有些别扭得移开视线,“你不要当我……当我……傻……”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那个字几不可闻。
对方似乎也没什么计较的意思,垂下头低低一笑,温声说:“我没当你傻,傻子哪找得到我的地窖入口?好了,你睡了一晚上,不饿吗?我准备了早饭,你收拾一下,浴室在那边,我去门外等你。”
对方给黄少天指了浴室的方向,黄少天眯着眼看过去,果然那一面墙壁上有一个小门,和墙壁融为一体,不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大约是料准了黄少天不会再闹,那人说完了话就走出了房门,还很体贴的帮黄少天关上了门。黄少天怔忪地看着紧闭的房门,皱着眉,感觉满心的别扭。
这种被顺毛的感觉,算怎么回事?



外貌描写参考动画索克萨尔,我知道喻文州没那么美,后面会解释。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