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4

青冥: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撒加并没有预料到这个空旷的别墅中竟然还有别的人存在,他猛地回头,盯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便站在他身后的陌生人。 

那人似乎二十来岁上下,留着精干的短发,他的眼珠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灰色, 虽然从他的样子看来,他的年龄并不是很大, 撒加却从他淡灰色的眼珠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们是警察,这里是命案现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尽快离开这里。”撒加扬了扬手中的证件,挡在来人的身前, 阻止他进入他身后的那件屋子。 

“你…究竟在说什么?”

撒加诧异的看了看那个人,却发现他似乎压根没有在意自己,他的目光越过撒加的肩膀,直接看向撒加身后的地板上, 撒加知道,那里躺着艾亚哥斯的尸体。 

“那个…难道是…他…你说…艾亚哥斯他死了?”撒加看着眼前的人脸上的神情从镇静变作了慌乱,而他那仿佛是毒蛇一般狡黠的眼神,也如同撒加的错觉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此刻,站在撒加身前的便如同一个普通的二十来岁左右的大学生,他因为误入了命案现场,在警察的面前却显得不知所措。

“你认识他?”撒加注意到他在自己尚未提到死者的名字之前,便擅自说出了艾亚哥斯这个名字。 

那个人却掏出了一封信,将它递给撒加。

“我与艾亚哥斯本是旧识,最近他似乎有一些心事,所以他约我今天在这里见面,没想想到他…”那个人低下头,声音中似乎带着一点慌乱,又似乎带着一点哽咽,竟然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撒加展开那人递给他的纸条,只看到上面凌乱的写着几行字,“我最近心中总有不安,希望能与你再在老地方见面。”而信纸上所留下的见面的时间却正好是今天。撒加点点头,将信纸小心的折好,放入证物袋,“谢谢你的证据, 这张纸,我先暂时留下。”

在等待当地警方侦查现场查寻证物的时候,撒加站在一旁,与那个青年进行了一番交谈。撒加这才得知那个青年名叫拉达曼提斯,出生于英国的一个普通家庭,是再普通不过的绘画专业的艺术系大学生。而当他在尼泊尔旅游并探访当地文化的时候,结识了当时正在尼泊尔旅游而正好对佛教与当地艺术感兴趣的艾亚哥斯,两人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而迅速的成为了好友,直到后来拉达曼提斯回到英国而艾亚哥斯仍然留在尼泊尔时,他们仍然在网络上保持着联系。 

“那么,你知道他是希腊船王奥纳西斯的儿子吗?”

“最开始并不知道。”拉达曼提斯自然的笑了笑,“当时我在尼泊尔和他相遇的时候,他在我眼里和其他的因为敬仰东方文化而来到那里的西方游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穿着简单的t shirt和牛仔裤,皮肤晒的黝黑,根本看不出来他家里有多少钱。”

“我也是到了最近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的。”

“最近?那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一两个月以前的事情吧?”拉达曼提斯偏着头想了想,听他的语气,似乎自己都不太确定的样子,“应该是那段时候。那阵子, 艾亚哥斯突然邀请我到希腊玩,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是道地的希腊人,而且他的父亲,竟然是闻名世界的希腊船王。”

拉达曼提斯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站在撒加身旁的米罗,“请问这位是?”

“他弟弟。”米罗头向屋内偏了偏,没好气的对拉达曼提斯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 自从这人出现在他眼前, 他就隐隐的感受到一阵敌意。

 拉达曼提斯却似乎并不在意米罗明显表示出来的敌意,他只是自然的接下了米罗的对话,“难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当时我在尼泊尔初次见到艾亚哥斯的时候,他留着长发大胡子好几个月没有剃,说是要体验当地的修行生活,那个时候,我几乎认不出来他是欧洲人。后来,我见到他的父亲,才发现基因的力量竟然是如此强大, 他与他的父亲,还有当时在他父亲身边据说最受他父亲宠爱的小儿子长得几乎是一个样。”

撒加看了眼米罗,想象了下那张与米罗几乎一样的脸上留着大胡子的样子,不禁微笑起来。米罗却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警官,我哥的尸体还摆在里面呢,你们聊天聊完了没有。”

“撒加,这是死者的资料。”撒加尚未回答米罗的问题,屋内警察已经将被害者的遗体收拾干净,送往法医处,而一个看上去年龄尚在二十出头的小警察将死者的资料以及照片交到撒加的手里,“从死者身上的血液凝固的迹象来看, 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二十四小时以内, 但死者的面容有极其严重的腐烂现象,初步断定有很有可能受到了当时屋内温度的影响。”

撒加展开文件,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他并不想让米罗看到此时此刻艾亚哥斯的脸。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7

青冥:

“为什么?”撒加翻阅文件的手指一滞,他想起初见拉达曼提斯的时候,他眼神中如蛇一般警戒的神色, 虽然在几分钟之后,他将这样的眼神隐去,而换上了一种友好的神情,撒加却忘不了他初见拉达曼提斯时的感受。 

“那栋房子本来已被警方接管,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他为何会出现在那栋房子里?”

“因为艾亚哥斯与他约在那里见面。”

“是吗?”米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警察叔叔,没想到你一把年纪, 竟然相信了纸条这种小花招。”

“可是,那的确是艾亚哥斯的笔迹没错……”撒加回想到, 他想起那个时候他们虽然还没来得及进行笔迹验证, 但是他已经将那张纸条作为证物收集起来,与其他东西一起转交给了艾俄罗斯。拉达曼提斯在这点上并没有撒谎的余地。

米罗侧过身来,手撑着脸颊, 转头看着撒加,他眼中似笑非笑的样子让撒加产生一种错觉,眼前这个人一脸熟练地四处散放魅力的能力绝对不是十五岁的普通少年所拥有的,而米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时不时便在撒加面前做出一些惹人遐想的小动作。

而一想到米罗的年龄,撒加便泄了气,“少来这套。”撒加按了按米罗的鼻子, “有什么想法快说。”别浪费我的费洛蒙, 撒加在心中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米罗却不理会撒加将他当做小孩子的动作,依旧盯着撒加,眼珠子里眼波流转, “警察叔叔,如果我给你写这样一张条子,你会赴约吗?”

“别开玩笑了,看你的样子,你的心大得很, 哪有什么不安的样子。”

“不,这不是重点。你好好想想,比如说,如果我哪天真的给你留下了这么一张纸条,你会赴约吗?”

“这…视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定吧。”撒加看着米罗,看他笑的一脸得意,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假如说,我和你的关系,正如拉达曼提斯与艾亚哥斯那样子,是认识了多年的好友的话,你会赴约吗?”撒加看着米罗的嘴角越来越弯起, 他似乎一脸得意的样子,撒加想了想,他虽然不想让米罗显得过分得意,但是他也想到,若是对方感到不安甚至向他求助的话, 他断然不会拒绝对方。

“我会。”撒加点点头,却看到米罗不可遏制的大笑起来,他转头看了看撒加,看到对方一脸没好气的样子,便转过身,将头埋在沙发里, 而撒加却只看到他的肩膀在抖动。

“喂,有什么好笑的?”撒加拍了拍米罗的肩,米罗却突然抬起头,一把抓住撒加的肩膀, “警察叔叔, 你人真好,但是,你真的会捏着那么一张纸条在那个鬼地方等我一整天?”

“你说什么?”撒加突然想起来,在拉达曼提斯给他的信上,艾亚哥斯只写了当天的日期, 却没有写见面的时间。如果说他们两人都明白老地方指的是奥纳西斯的家,那艾亚哥斯若是真的要约人见面的话,是绝对没有理由不写明时间的。

“米罗,你的意思是?”

“不,撒加,我并没有暗示拉达曼提斯就是凶手。我只是感到好奇, 他为什么会拿着那样的纸条,正好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个地方,就好像…他其实一直在那里等待着,等着有人发现艾亚哥斯的尸体。”

撒加低下头,看了看文件里附带的照片,那是拉达曼提斯与艾亚哥斯在尼泊尔的合影, 艾亚哥斯留着长发,不修边幅, 脸在阳光下晒的黝黑,而拉达曼提斯却整齐的梳理着自己金色的卷发,带着典型的英国人的一丝不苟的神情。他们看上去是如此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而撒加却注意到艾亚哥斯的手毫不介意的放在拉达曼提斯的肩上,而拉达曼提斯看上去却对此毫无抵触。

他们应该是好朋友,最起码,在那个时候他们是…

正在这个时候,撒加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正好是艾俄罗斯打来的电话,

“喂,撒加,你之前让我调查的那个人, 是叫拉达曼提斯的吧, 我们刚刚查了, 他那天晚上应该算是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如果可以的话, 我想约你出来详谈。”

“对了, 上次你带在身边的那个小孩子,如果可以的话,能带他一起出来吗?”


【隆米】捡到的龙实际上是海底王子怎么办? 10

青冥:

有拉达曼提斯x卡路狄亚,不准打我




一只巨龙张开双翼出现在满月的夜空中,他缓缓的降落到地面,停留在加隆的身前。加隆抬起头,仰望着眼前可怖的巨龙,眼中却如深潭,看不出一丝感情的波动。


巨龙将头轻轻的低了下来,他张开口,质问着加隆,“加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愿意在这个人类身上花那么多的时间,你忘记了你所要担负的责任么?”


“拉达曼提斯。”加隆把玩着手中的断剑, “别忘了在精灵岛上,我们所看到的预示。那小子是我能找到的最后一个龙骑士了,我们的未来全都寄托在他身上。”


“加隆,是你让他成为龙骑士的。”拉达曼提斯的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的微笑,“今天下午你与他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如果不是遇到你,他根本就不会成为一个龙骑士,而直到现在,你还不肯与他签订契约。怎么,加隆,这仅仅是为了方便你将来献出他的心脏的时候,而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的原因么?”


拉达曼提斯低下头,看着加隆手中的断剑。他与加隆都知道,翼龙的心早已随着那个人的离去而死去了一部分。而那个人,竟然不是龙骑士。


“拉达曼提斯,关于我哥哥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加隆,我知道。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们或许有其他的方法。”


“对了,齐格弗里德已经醒了,他决定联系他北欧的兄弟们,以及你辖区内的下属,替代撒加,拥戴你为群龙之首。”


“拉达曼提斯,你明知道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黑暗的诅咒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即使我们放弃了撒加,它也不会放过我们每一个人。或许…下一个人就会是我。所以,只要有一丁点的可能,我都会去尝试。”


“加隆,我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龙骑士已经死光了,那个小子现在不是,将来也永远不会成为龙骑士。”


“谁知道呢。”加隆抚摸着手上的断剑, “就让我先陪他玩玩好了。放心,拉达曼提斯,我不会像你那么心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就杀死他。”


“你的意思…莫非是?”拉达曼提斯瞪大了眼睛。


“没错,认可他,让他成为真正的龙骑士,这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加隆, 你疯了!”


加隆苦笑着点点头,“对,我是一条随时准备弑主的龙。”


拉达曼提斯并没有接话,他只是垂下眼睛,看着加隆手中的断剑。龙的生命很长很长,长到他们根本不把生命短暂而脆弱的人类放在眼里,拉达曼提斯便是这样一条骄傲的龙,他只尊崇于自己的种族,而从没把真心交给过人类。


只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拉达曼提斯曾做过与加隆相似的尝试,他找到了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说他想要成为龙骑士,拉达曼提斯想到了那个预言,那个关于笼罩着龙族的黑暗阴影只能被龙骑士的鲜血所净化预言,于是,他欺骗了那个年轻人。


从头到尾,骄傲的翼龙都没有将自己的真心交给那个年轻人, 而当他笑着将自己的心脏交到他的手中时,翼龙才知道,没有得到他的认可,他永远也成为不了真正的龙骑士。


拉达曼提斯一直不敢去猜想,在他临终的脸上,他嘴角的微笑代表着什么意义, 他唯一知道的是,虽然他欺骗了年轻人, 他并没有与他签订契约,但他依然受到了惩罚。他的心的一部分,早已经随着他的死去而一同死去,或许这只是意味着一件事:在他死去的那部分心里,他其实早就认可了那个年轻人。


这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拉达曼提斯甚至找不到那个年轻人的坟墓在哪里,但是,他却忍不住追着断剑而来,他仿佛感到那部分已经麻木的心脏又再次疼痛起来。


“很高兴遇到你,我一生的对手。”


卡路狄亚的手中持着名叫流火的长剑,剑尖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而他蓝紫色的长发,在风中猎猎飞舞。


“加隆,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拉达曼提斯转过身,展开硕大的双翼。


“我知道,到时候如果我不愿意杀死他的话,你就连我们俩一起杀了好了。”加隆抬头看着拉达曼提斯的背影,轻轻的说着。


 


当加隆回到米罗家并将流火工整的放在房内的桌上后,他如往常一般靠近了米罗的床。只是,这次他并没有化成龙形,他保持着人类的形态,注视着米罗熟睡的脸。


他俯下身,掀开盖着米罗额头的细碎卷发,轻轻的在他的额上亲了一口,而后,他靠着米罗躺下,从米罗身后将他抱起, 将他的头埋在米罗的卷发之中,似乎这样的话,他的内心便会得到一丝安宁。


“糟糕,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人类了。”在入睡前, 加隆带着苦笑暗自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