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加隆/米罗】星之塔 六

携手且道同归去:

本章夹带私货,请小心观看,注意避雷。o(╯□╰)o

-----------

六 米罗

其实这件事情对少年的加隆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日后回想起来唯一令他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大概只有面对狮子时那种毫无畏惧的心态。从雄狮利爪旁边拾起手套的过程对当时的他来说就好像从草地上捡起一片树叶一样再寻常不过,而那头猛兽之王居然也十分配合地一直保持着少见的安静;以至于他将捡回的手套递还给潘多拉的时候,完全没有在意女孩眼睛里几乎流溢而出的激动和倾慕,随后他向正将小剑挂回腰间的男孩点了点头以示对他关心的感谢,便匆匆穿过那群在一旁围观的喧嚣孩童,一面在心中盘算着他那向来对他刻薄暴躁的父亲应该还不至于因为他的一点点迟到大发雷霆,一边匆匆向与树林相反方向的国王会议室走去。直到有着半圆拱门白色尖顶的建筑已经近在眼前,他才突然想起,他似乎忘记了询问那个热心男孩的姓名。

不过那又如何呢?长久以来的独居生活早已让他淡漠了对朋友或者同伴的渴望;而拦下男孩的行为也不过是出于一种突如其来的同情——他反驳骄矜贵族少女的模样仿佛让他看到了当年对宫廷礼仪满腹怨言的自己,而童年的经历更让加隆无法忘记年幼时的弱小和无助,无论是面对喜怒无常的父亲,还是寒冷萧瑟的冬日。

所以那一刻,他几乎是身体先于思考地站了出来,只是单纯地想要保护这个和当年的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免遭不可测的危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反过来打算保护自己,即使他那相当标准的执剑手势在加隆看来也不过如同小孩子拿玩具一般幼稚,那份走近狮笼的勇气却绝非出自一个孩子的天性。

然而那个下午对加隆来说显然只是一个意外,很快地,加隆的生活似乎又变得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平静的无人打扰,单调的令人心生疲惫。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潘多拉罕见地放下了她的家庭教师反复教导她一个贵族少女无时无刻不应保持的骄矜,兴奋不已地向每个在场的人打听他的名字;少女仰着她美丽的小脸向那群垂头丧气的男孩高声宣称“我再也不想理你们了我只要和他一起跳舞”,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说得出加隆的身份,他们甚至之前从没见过他;最后还是那个后来的男孩低声说了一句:“那是王太子。”

“什么?!”一直没有正眼看过他的潘多拉震惊地望着他,孩子们之中也响起一片惊讶之声。她随即想起刚才的事情;说起来,那个她百般暗示的少年最终去捡手套,居然是因为这个陌生的男孩而不是为了她;虽然这勉强保住了她名门贵女的尊严,可绝不是她一心期盼的结果!

强烈的妒忌瞬间充满了她的心灵,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否定他:“你骗人,我,我可是听爸爸说王太子从来不出门的!”

“也许吧。”男孩却似乎并不想解释什么,他抱起放在草地上的书,拍了拍上面的草屑,似乎就打算这么离开了。

可他如此笃定不加辩驳的态度反而激起了潘多拉的好奇心,如果他真的是王太子……“等一下!”少女的恋慕之心终于压过了高傲,她上前一步拦住男孩:“你怎么知道他是王太子,你认识他?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他平常都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

“不,小姐,”男孩摇头打断了她滔滔不绝的问话,“请原谅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我不认识他,我只是之前见过他一次。”

说完这些话,他就转身离开了,当然,是和他口中的“王太子”完全相反的、树林另一边的方向。

“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找到他的,一定会!”潘多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恨恨地跺了跺脚,仿佛宣誓自己对加隆的主权一般大声嚷道。

然而,少女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这句赌气一样的话语的真正实现,也就是她再次见到那位可以称得上令她一见钟情的王太子的那一天,却要等到很多年之后了。

因为就在此后不久,由于王太子殿下和法兰西公主联姻协议的达成以及这份象征着两国联盟的婚约的重要性,国王派出了他最为倚重的臣下之一——朱狄卡公爵作为特使前往巴黎,专程向法国国王回复此事并进一步商讨具体事宜;国王的本意是希望公主殿下能够立即来到托莱多,在西班牙的宫廷中长大,这样就可以“从现在开始学做一位西班牙王后”;然而对幼女无比溺爱的法国王后却以公主太过年幼为理由态度坚决地一口回绝了此事。不过为了表达由于她“作为一位可怜的母亲的一点点私心”导致了“尊敬的国王陛下的不悦”的歉意,她诚挚地邀请西班牙的名门淑媛前往卢浮宫做客,因为这样同样也能够令法兰西“充分领略西班牙宫廷的高贵礼仪和华丽时尚”,而且这么做,等公主稍微年长些去到西班牙的时候,“她就绝不会因为不懂礼节而令西班牙的人民失望”。

作为朱狄卡公爵掌上明珠的潘多拉·德·朱狄卡,理所当然责无旁贷地成为了这场“淑女外交”第一也是唯一的人选。

当然,法国王后也践行了她的诺言,潘多拉在卢浮宫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隆重接待,王后陛下甚至亲自下令她的一切待遇与公主等同。而那位被法国民众盛赞为“法兰西王冠上最耀眼的一颗钻石”的公主殿下、西班牙王太子的准新娘,也很快和这位远来的女孩儿成了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令潘多拉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两国之间对于公主嫁妆的数量、一些领土归属问题长期的互不相让以及外交立场的不同导致的双方关系的时好时坏,公主前往西班牙的行程也就一拖再拖;不知不觉之间,潘多拉在卢浮宫中就度过了十年的光阴。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在当时的阿兰胡埃斯宫中被热烈讨论的话题,除了风闻中那位芳名称为贝瑟芬妮的法兰西公主无与伦比的美貌,虽然她仅仅才七岁;再就是王太子殿下为潘多拉小姐从狮笼中拾取手套的风雅奇闻。不过这件在加隆眼中不值一提的小事,在经过那群贵族少年和训狮人添油加醋传到宫廷众人耳中之后,已经变成了一桩几能等同于赫拉克勒斯斩杀涅墨亚巨狮的传奇。

据说这也是法国特使和法国国王最终敲定这门联姻的诸项原因之一——一个强大的帝国继承者,与其为友总比为敌要有利的多。

当然了,加隆那猜忌心极强的国王父亲之所以没有因为此事对他采取点什么措施,则是一方面由于国王当时忙于两国联姻与平定尼德兰骚乱之事,另一方面,法国王后邀请潘多拉去往法国也让他松了一口气,他甚至因此积极劝说初期尚有疑虑的朱迪卡公爵;甚至可以说,这位国王对儿子那超出了正常太多的猜忌之心,正是潘多拉前往巴黎的主要动因。

然而,尤其让贵族们尤其是夫人小姐甚至宫廷女官们津津乐道的,并不是以上两个新闻中的任何一个;那些人的目光和心思,如今都集中在一位刚刚来到宫廷不久的男人身上。从她们无处不在的高谈热论和窃窃私语之中,一向懒于交际也疏于交际的加隆也不得不记住了他的名字——

米罗-雷萨特·德·埃斯卡莱塔。

说他来到宫廷不久或许并不准确,埃斯卡莱塔家族向来是西班牙宫廷的常客,与朱狄卡家族一样以门第显赫和历史悠久著称。比朱狄卡家族更为特别的是,这一家族还拥有卡斯蒂利亚女王的血统,与现在的王室也算得上远亲;若以血缘来论,他们甚至也能排在王位继承序列之中。

与那些生来便躺在锦绣堆上醉生梦死的贵族不同的是,这位埃斯卡莱塔家族新一代的继承人颇有些不同寻常的经历。他本是家中幼子,爵位与家产看起来都与他没什么关系;除了去罗马教廷谋求一个教职或者凭借着家族名声结一门好亲事,他的人生似乎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在本人表达了对宗教事业毫无兴趣之后,摆在他眼前的道路更是好像只剩下了一条。然而,就在父母看上了一位比他年长二十岁的寡居女伯爵并千欣万喜地告诉他他的下半生终于可以衣食无忧之时,他却在游学途中爱上了一个平民医生的女儿。在双亲的坚决反对甚至以将其逐出家门威胁之下,他毅然决然与那位姑娘秘密成婚,并从此远走高飞,甚至在此后的几年里几乎断绝了与家庭的一切联系。

也许是他和他的那位妻子都太有勇气,也许是宫廷里的贵族生活太过平淡无聊;虽然他的父母和兄长拒绝提到他的名字,可是对八卦异闻从来不缺乏热情的贵族们还是从各种渠道打听到了他的消息:据说这对夫妇的蜜月旅行曾经远航到达刚被发现不久的美洲新大陆,还曾经深入阿非利加的茫茫草原;在博洛尼亚大学阿波罗神像俯瞰下的古老讲堂中,小埃斯卡莱塔傲人的口才和广博的见识曾令那些垂垂老朽的博士们瞠目结舌;而当奥斯曼帝国的星月旗帜飘扬在大半个地中海之上的时候,他又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欧洲各国自愿发起的对抗土耳其的海上远征军。他从一个最普通的士兵开始,在几年之内就凭借杰出的战绩晋升为上校,土耳其人甚至畏惧地将他指挥的战舰称为“蝎子的毒刺”——因为它总是能够敏锐地发现敌人并准确无误地对目标施以致命的打击。

在感慨这位年轻人有如古代骑士传说一般浪漫的人生的同时,他那位虽然出身寒微却美貌聪慧的妻子也一样是贵族们热议的话题。据说她有一头比阿拉伯金丝更灿烂的卷发,和一双比莱芒湖水更令人沉醉的蓝眼睛。她虽然出身贫寒,却热爱文学和医学;对丈夫的兴趣和选择,她永远给予毫无保留的支持。在丈夫一无所有之时,她坚定地与他站在一起;而当丈夫开始出人头地之后,她也并不谋求豪华的生活或高贵的地位;这一回若不是因为老埃斯卡莱塔夫妇和丈夫的两个哥哥相继因病去世、家族的继承权无可置疑地落到了身为幼子的米罗-雷萨特肩上,他们或许还在佛罗伦萨的乡间安宁地享受着田园牧歌的简单生活。

然而,大约是十余年的漂泊生活过早地摧残了她的身体,在这段通往西班牙的仓促旅途中,曾经用承自父亲的医术救助过许多人的她终于一病不起,而她的丈夫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正式将她以埃斯卡莱塔侯爵夫人的身份葬入家族墓地之中。

这或许也正是这位看起来前途无量的侯爵虽然出现在宫廷之中,却看起来郁郁寡欢的原因吧;一下子面对如此多的葬礼,有谁能表现出心情愉快的模样呢?虽然国王陛下在听说他的传奇经历之后迫不及待地将他召入王宫,可国王的青眼有加和王宫的灯红酒绿对他而言显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抚慰。

加隆也见过这位侯爵一次,那是在国王特意为他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虽然只有一次,却足以令他印象深刻——米罗-雷萨特正是那种即使站在人群之中也能被一眼瞩目的存在。他应该已经年过三十,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不是沧桑的印记,倒像是更加沉淀了他的魅力。他的黑发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发梢自然而优美的卷曲却令人忍不住想起夜幕笼罩下苍蓝深邃的海浪;在那因为哀伤或忧郁微微皱起的眉毛下面,灰蓝的眼珠又透露出仿佛与生俱来的沉静的光芒,如同雾夜里闪耀在月光下的冰晶。

他对宴会上那些女人的态度也像冰,无论是大胆的邀约抑或含蓄的调情,一概漠然视之。加隆甚至听到他对一位在他面前搔首弄姿许久的年轻夫人直接说道——加隆保证自己绝对只是偶然经过他身边——“尽管我必须承认您的美貌,但我劝您还是不必在我身上白费功夫了;因为终我一生,使我怦然心动的只有我的妻子,我唯一的妻子。”

不过当时,这位侯爵身上吸引加隆的,既不是他英俊的相貌也不是他丰富多彩的经历,那是一种少年加隆无比渴望也长久向往的东西,一种正因为经历了生活的坎坷与考验故而更加不为任何外物旁人束缚或动摇的自信和对自我的坚持。

更加有趣的是,看见这位侯爵的时候,加隆不知为何想起了不久之前在王子花园里遇到的那个男孩。虽然成年男人和孩子的面容没有什么可比之处,但那挺拔如剑的身姿和似乎有些不近人情的矜持神情看在加隆眼中却是惊人的相似;这让加隆忍不住再次回忆起了那段几乎已经遗忘的夏日午后的故事。

他突然之间,很想再见一见那个男孩。

虽然他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

注:米罗-雷萨特·德·埃斯卡莱塔

雷萨特——Lesath,天蝎座υ星,中国称为尾宿九。

埃斯卡莱塔——escarlata,西班牙语“猩红”。

评论

热度(42)

  1. 陌上花开_丹心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草莓momoko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3. SUNshine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4. 娜娜酱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5. 青冥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