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二]

落笔_脑洞缝不上的打字机:

哈米!辉紫!【无意义乱吼

安非在冥界篇之前要一直掉线了【




[三二]

    “哥哥,”瞬虽然不像纱织那样多年以来接受的都是日式教育,但是应有的礼节还是信手拈来,此刻他带着一脸懵逼的星矢和冰河,一本正经地给一辉土下座,“一切拜托你了。”

    一辉可没瞬这么注重礼节,虽然他是住在这里的几个青铜圣斗士里唯一选了和式房间的人,但选这间房间的原因和他是不是热爱日本文化并没有卵关系,只是因为这个房间是在走廊最深处没什么人打扰而已。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辉当然不会在意坐姿是不是妥当之类的问题,他一条腿盘着一条腿竖着,单手靠在矮几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看着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弟弟和另外两个兄弟,棱角颇为冷硬的面孔上表情有点不耐烦:“你们和他关系更好不是吗,待在我这样的人身边会影响他眼睛愈合吧?”

    瞬继续一本正经地跪坐着,和兄长一模一样的翡翠色眼睛认真看向自己的兄长:“哥哥,话怎么能这么说呢?紫龙是我们的战友,我们当然很希望照顾他,但是我们毕竟还要上课,你和紫龙都不用按照课表上课,再说了,哥哥你自己也说过在他身边呆着很舒服不是吗?连发脾气的时候都少了好多,而且你还很喜欢听他给你碎碎念,我还看到你笑了。”

    星矢和冰河在瞬身后面面相觑:……有吗?

    随手扒拉着深蓝紫的短发,一辉继续不耐烦:“你倒是会出主意,怎么不把雅典娜也带过来给我施压,什么‘一切拜托我’,他可不是能随便拜托的‘东西’,你问过他的意思了?”

    绿发少年半点都不在意兄长的恶声恶气,眉眼弯弯地摇了摇头,背脊却挺得笔直:“问不问他有什么不同吗?紫龙是什么性格哥哥还能不知道,他恨不得什么事情都自己全部背起来,如果不是纱织小姐难得强势一把,他估计连去医院都懒得去,星矢和冰河都看到了,对吧……哎呀。”带着微笑看着兄长的另一只手,星矢和冰河原本还在点头,转眼间齐齐抖成筛子。

    会忽然噤声,只是因为瞬在说了那声“对吧”之后,一辉那只原本因为无聊而放在矮几上敲击的空手,“咔吧”一声掰断了四方形小桌子的一角,下一刻凤凰的虚影在他身后慢慢成形,展翅唳鸣,雅典娜近侍的五位青铜圣斗士中最年长的那位慢悠悠拖长了声音,带着奇异北欧口音的青年咬字和普通的日本人有微妙的不同,但并不妨碍他声音好听又气质独特,只听他用这种带着异国口音的日语感叹了两句:“原来如此,连医院都不打算去吗?天龙座的紫龙大人……真是令人敬佩的坚韧不拔啊——”

    “所以呢?”瞬笑得面不改色,“哥哥要答应吗?”

    一辉露出个杀气腾腾的微笑来:“呵呵,你说呢,”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开车的是哈罗德,米罗坐在副驾坐上,紫龙一个人乖乖坐在后面,背脊挺得笔直,眼睛上缠着厚厚一圈绷带,时不时因为不舒服伸手挠挠,像只饭之后洗脸的猫。

    哈罗德开的车是一辆纯黑色的迈巴赫2009,和驾驶者本人气质格外般配,即使米罗本人对汽车兴趣不大,看到这辆漂亮的大家伙也忍不住惊艳了一把,她说不出这辆车到底哪里好看又有哪里出色,反正左右看看就觉得顺眼,思考了一下把手一拍,忽然觉得自己看这辆车的时候和看哈罗德的时候,感觉好像一模一样。

    米罗从小在圣域长大,自己就长着一张能祸乱天下的美人脸,较为中性的面孔上混杂了帅气和妖艳两种样貌,不说安非特里斯那几乎和她长了同一张脸的弟弟,再后来身边几乎都是帅得一塌糊涂的同僚——漂亮的俊朗的儒雅的神秘的狂野的锋利的傲慢的,以至于她对男人的外貌已经缺乏了正常认知,猛一眼看到哈罗德的时候米罗别的感觉没有,就觉得这个人看着顺眼!

    “你说你啊,紫龙,打个架能把自己眼睛也陪上去?听小女神说要不是她搬了身份来压你,你连医院都不打算去?就算是圣斗士也不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吧,我们以前训练受伤了也知道立刻去找人要冰敷呢,你连医院都不去?”米罗在副驾座位上絮絮叨叨地数落着不知道自惜的天龙座,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他其实挺喜欢小孩子,奈何黄金圣斗士之中只有两个比她纪小的人,一个是阿布罗狄在十二宫的时候挂了,一个是艾奥里亚每每拽得她指甲痒痒,于是只能把一腔热血【?】全部扔到小小只的女神和青铜们头上去,现在看到紫龙因为和那个海皇子打架伤了眼睛她当然觉得不爽,不知道是不是也在心里盘算着要鞭尸,“和你打的那个家伙也真是奇怪了,明明不是正妻生的孩子,他到底在得意什么啊?”

    手里握着方向盘转了个圈,在绿灯闪现的最后一秒滑过路口,哈罗德抽出空来扭头看了米罗一眼——她有点生气,但是为什么?是在为自己的弟弟那个尊贵却虚伪的神话时代身份抱不平?——他这么一想忽然笑起来了,不管外表怎么能当得起“蛇蝎美人”这四个令人畏惧的字,骨子里的米罗依然是个值得尊敬的善良女性。

    从医院到城户宅的一路上米罗嘴就没停过,紫龙也就在后面乖乖听着没反驳,哈罗德觉得这样有点好玩,然而等他开车还没开到城户宅大门就被吓了一跳——某种熟悉的灼热感激得他头皮一炸——呃,这应该是那个,被这些圣斗士们称为“小宇宙”的能量吧,之前好像在一辉君身上感受过,这回大概也是这个比自己年长一岁的青年,这是出什么事了……

    而等他停好车跟米罗和紫龙一起往回走,走到在大门口才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城户家大门口的阶梯处一辉站在那里,双手抱在胸前,神色很冷,居高临下,身后凤凰的虚影振翅欲飞。

    “看上去……凤凰座很生气啊,有人要倒霉了,”米罗手里还帮紫龙拎着装有药物的箱子,嘿嘿两声,也不怕在这里被人看到,顺势往哈罗德肩上一靠,“你没见识过,这位号称‘最强青铜’的凤凰座发火的时候可是相当可怕呢,当初连修罗都因为轻视他而吃了大苦头——”

    “修罗?”哈罗德一没留神颈窝处就靠上了一个头颅,细碎的红色短发轻轻扫过皮肤,黑发的青年愣了愣,喜欢的人和自己在呼吸可闻的距离,那么自己应该脸红吗?理智告诉他确实应该脸红一下,可事实上他却没有脸红半点,而是尝试着伸手揽住了米罗的肩膀,“是不是上次你叫过来给紫龙先生教授什么招式的那位山羊座?”

    米罗在哈罗德的手搂上来的时候稍微吃了一惊,但并没有觉得不舒服,而是更放肆地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倚在小男友的肩上:“你记性不错,就是那家伙,虽然之后就直接教一辉做人,不过么……要我来说,就一辉的那一拳,他好歹一个正编黄金圣斗士,挨了青铜圣斗士一拳这种事情已经足够没脸没皮了。”

    紫龙也感觉到了一辉的小宇宙,充满怒火的、极具侵略性的小宇宙,只不过他怎么都没往自己头上想,朝好友的方向抬起头看过去:“你今天没上课吗?”

    一辉先冲着后面的米罗跟哈罗德点点头,然后看着紫龙,像电子游戏的最终BOSS一样冷笑:“上课?上了课怎么能迎接我们不怕死不看病不去医院的天龙座紫龙大人回家呢。”他说,伸手强硬地拽过了紫龙的手腕,然后对米罗伸出手去,“米罗姐,麻烦你把这个不要命的家伙的药给我,谢谢你和海恩斯坦先生带这白痴去医院。”

    米罗“哦”了一声把小药箱递过去,然后和哈罗德围观一辉把紫龙拖走,半晌她问自家小男朋友:“你觉得……这两个小家伙顺利表白的可能性有多大?”

    哈罗德默了一会儿,选了个比较折中的词语:“……不好说,不管是紫龙先生还是一辉先生性格都……呃,不太讨好。”

    “只是‘不太讨好’而已?你还真看得起他们,”米罗撇撇嘴,“一个情商不够一个情商歪着长,两个加起来情商还没一个人你高,”哈罗德一时失语,这……算是在表扬自己吗?可是却是听不太出来是不是在表扬自己……然后他听米罗接着说,“说到情商这东西,总觉得我当初一定是吃掉了安非的情商,以至于他现在也是……一副情商欠费的样子。”

    想了想那个总是神色淡淡带着点异样微笑的银发男人,哈罗德忽然间福至心灵般把手一拍:“你是说……安非特里斯先生和那位朱利安·索罗先生?”

    红发女人哈哈笑着伸手去摸他头:“聪明!我说的就是那俩混小子!不愧是我看上的小鬼!”手感不错?米罗这么想着又顺手摸了摸小孩一头黑发,手法格外熟练,仿佛是在摸一只大狗,倒没注意哈罗德瞬间红了脸,重点再次离家出走——米罗刚才说什么,说“我看上的”啊,所以之前米罗接受自己并不仅仅只是在某种意义上接受了挑衅而已?

    一时间他跟在米罗后面走上阶梯的时候,满脑子想着的就是这件事情,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大的惊吓——或者说“惊喜”比较合适——等着自己。

    跨过大门在玄关换鞋的时候米罗开了口:“明天出去约会吧哈罗德,难得出了太阳,再不晒晒骨头都要发霉了。”语气轻描淡写得仿佛只是说了一句今天早上早饭自己很喜欢,换好了鞋子后在地上踩了踩,然后伸直了手臂又用力弯弯腰,满意地听到“咔吧”一声颇为惊悚的腰间骨骼活动的声响,然后扭头看那个原本跟在自己身后的人,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张放大的懵逼脸,于是浑然不知道自己给人造成了多少冲击的米罗,好气又好笑地伸手捏自家小男友高挺漂亮的鼻子,“天亮了海恩斯坦先生,醒醒。”

    哈罗德被她捏着鼻子,继续一脸呆滞。

评论

热度(36)

  1. 凛时雨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2. 迷失璇玑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3. 喵呜卡布奇诺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4. 草莓momoko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5. SUNshine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6. 娜娜酱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7.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