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悬案一场 04 完结 (喻黄)

Lester莱斯特:

  这个周末真是忙的飞起啊~折腾新家啊啥的就忙了两天,今天又和小周一起去看了个电影~我们两个人在电影院冻成狗……
  
  好了,话不多说,3000字更新~完结啦~
  
  ====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众多记者的闪光灯下走进医院里的,他恍惚觉得自己如果今天见不到黄少天,以后也未必能再见了。毕竟黄少天是个和他在一起之后都能一声不吭的离开的人。想到这喻文州叹又口气,其实黄少天的离开也不是性格使然,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喻文州快步走,大脑也在飞速转,思考要去哪里找人。尽管医院不大,但他对医院的认知已经有些模糊,毕竟他很少去这种地方。找了几番也没找到,他只能去询问台碰运气,听到几个无所事事的护士闲聊。
  
  “今天被带过来的那个人你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啊,听说是被追捕的时候之前的伤口裂开了,不然不会被抓到。带过来临时二次缝合伤口的时候也不老实,胁迫了给他做手术的医生,想要逃出去,结果被击毙了。”
  
  “我都没看到,就听说那个人还挺年轻挺好看的呢,就这么死了。”小护士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来。
  
  挑起话头的小姑娘马上道:“算啦,托他的福,来了这么多警察,门口又挤着一堆记者,病人也都不敢来了,我们总算可以休息休息了。”
  
  喻文州抬起头,克制着情绪问道,“你们知道那个嫌疑人裂开的伤口是哪里吗?”
  
  “嗯……是这里吧,”护士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腹部,“我听警察闲聊说本来他还很自信,坚信自己不会被抓到什么的,没想到给他缝合伤口的那个是个二把刀医生,不知道是哪个小诊所几百年没摸过手术刀的家伙,害他被抓住。”
  
  “可不是嘛,”另一个小护士凑过来补充,“被抓了还说什么家里有人等他回去,人家特警和他说,就算国家为了他废除死刑,他卖粉的事也得蹲个一百来年。”
  
  “毒品?他?怎么可能?”喻文州眼前一黑,他调查出来的结果是黄少天是个街头混混,充其量也不过是某个地头蛇的强力打手,为什么会涉及这些事?
  
  闲聊的三个小护士见喻文州神情不对,加之今天医院发生的事,立刻加强了警惕,互相使了使眼色,其中一个站出来小心翼翼道,“你认识那个……人?啊,我知道了,他是你恋人吧?你跟我来吧,我先带你过去,毕竟可能是你们的最后一面了。”
  
  喻文州脸色极为难看的点点头。
  
  另外两个护士见喻文州被引开,慌忙翻出来一张纸条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地下一层,太平间,这是喻文州要去的地方。他做足了心理建设,却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控制不住情绪,弯下腰吐了起来。
  
  他想都是他的错,如果他当初有勇气回应黄少天,而不是装作不知道黄少天对他的爱慕,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些,黄少天也不会逃避自己的感情,每天早出晚归躲着他,那自然也不会有被开除一说。再或者他做不到告诉黄少天自己的真心,可哪怕只是以一个被暗恋的人的身份,热心的给离校黄少天一些对未来的鼓励,黄少天都不会自暴自弃,他们也不会变成这样。
  
  小护士见喻文州一副颓然样,心里也就知道这人是个普通市民,对喻文州从小心警惕变成了同情。她见惯了生死,站在电梯口等喻文州好了些,才道,“总之我带你去认一下尸体,然后你登记一下,他没有亲人过来认。”说完,她掀开停尸床的白布,把手里的登记表递给喻文州,“右下方家属签字。”
  
  喻文州看着那个人,倒是眉清目秀,但是……怎么是个女人?
  
  “不是你女朋友么?赶紧签字吧,别发愣了。现在社会什么样你还不清楚,知人知面不知心,白天还小鸟依人的跟你甜甜蜜蜜,晚上立刻换了张面孔似的去干伤天害理的事人太多了。”
  
  喻文州松口气,胸口一直压的石头总算消失了。他点点头,手却把登记表往护士怀里推:“嗯,您说得对,但是我确实不认识她。”
  
  这边喻文州话音刚落,他身后不远处就有警察过来道:“把手举起来,高过头顶。”
  
  喻文州听着声音耳熟,想要转身,那个极为熟悉的声音又道:“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你需要我重复吗?我可以再重复一遍,之后你再动一下我立刻送你去见你小情人。”
  
  小护士见喻文州被逼的厉害,焦急的替他解释,“黄警官,这位帅……先生是无辜的,他刚说完不认识嫌疑人。”
  
  “你不是也刚说完知人知面不知心么?那位靠脸魅惑小姑娘的先生我命令你把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再转过身面对我。护士小姐姐,麻烦您把灯打开,现在有点黑,我怕这小子搞鬼。”
  
  喻文州对护士点点头,叫她听从特警的话,而他自己也将双手举过头顶,慢慢转过身。
  
  白炽灯光亮起来的一瞬,喻文州和黄少天终于在三天后再次见面。
  
  “确实知人知面不知心。”喻文州冷笑着重复黄少天刚说过的话。“黄警官,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是照顾受伤警察的良好市民。”
  
  “文州?”黄少天瞪大了眼睛,走到喻文州面前急急地问:“你怎么来了?”
  
  “我是不该来。”喻文州平静道。
  
  黄少天收起枪连连摆手,“不是,我不是说你不该来,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来医院,你不是有家庭医生吗?是不是你有什么病那小子没给你治好?我早就看出来了。其实我和你说吧,他给我伤口缝针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技术不过关了。那一针针,疼的要我的命。你好好查查他吧,说不定他是没资格行医才当家庭医生的。”
  
  正在兀自往前走的喻文州本就火大,听到跟着他的黄少天叨叨起来没完,干脆按下回过头道:“有意思吗?”
  
  “什么?”
  
  “你的职业很好,为什么一直对我隐瞒?我刚才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死了,还深情告白了么?”黄少天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不能吧,你好歹也是大企业家,一举一动都可能要上电视的,你要是真在公共场合玩韩剧那一套,这是丢了多大的人。”
  
  黄少天话音刚落,就见电梯等待处的屏幕插播了快报。
  
  “喻氏企业掌权人现身蓝雨医院,其神色略显憔悴,疑似爱人住院,急需其陪伴。”
  
  “这个丢人程度我还是可以接受的。”黄少天掩面,“我也挺感动的,真的。”
  
  喻文州按了电梯键,不再和黄少天说话。这可急坏了刚和喻文州小别重逢的黄少天,他凑到喻文州身边,见喻文州都不正眼看他了,赶紧解释:“文州,你别生气啊,你听我说,我大学那会确实被下套了,而且给我下套的还是我后来的师父,他觉得我骨骼精奇有当特警的潜质。当时我就面临了一个特别残酷选择,不然退学回家,不然退学去警校。我就想,横竖都是退学,还是去警校好一点,就去了。然后出来干了两年卧底,谁知道就这会遇到你了。”
  
  喻文州总算看了黄少天一眼,问道:“你既然是警察,又知道我一直担心你涉嫌犯罪,应该和我说一声,让我放心。”
  
  “我签了合同,身份公开前都要对外保密。”黄少天似乎十分无奈,“我也没办法,只能和你说别查我身份,因为你查到的都是那边作假的。可你太喜欢我了,非要查。我也怪不好意思的,就只能随你找人查了。其实我特别高兴你这么关心我。”
  
  喻文州总算被黄少天逗笑,捏了捏他耳垂问道:“现在你一直以来卧底呃任务完成,你身份暴露了,是不是要转职?”
  
  “喻总有好工作介绍?”黄少天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喻文州,“辛苦喻老板以后带我挣大钱了。”
  
  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里,“喻氏公司保安队队长位置好像空着。”
  
  原本在太平间有些拘谨的黄少天进电梯人立刻大胆了起来,笑嘻嘻亲了喻文州脸一口,“行啊,我先从基层做起,迟早有一天能靠着出卖肉体爬上去,给你当个副手什么的。”
  
  “别想以后。”喻文州在电梯上到一楼,自动开门的前一秒道:“先想想现在怎么介绍自己。”
  
  “嗯行……啊等等,什么介绍?介绍谁?我?我和谁介绍我自己?”黄少天话没说完,就被铺天盖地的闪光灯晃的睁不开眼。
  



  “喻总,请问……您身边是哪位?”
  
  “这位先生您好,我是xx直播的记者。我看您穿着制服,您是警察?那为什么和喻总手拉手呢?”
  
  “先生先生,您好,请看这边,刚才喻总说过来找爱人,现在又和您一起出来,请问他的爱人是您吗?”
  


        ……



  “呃为什么手拉手我不好回答,因为不是我主动拉的啊,这个你们得问我旁边这位。至于你问我是不是文州的爱人?这个我能回答,没错,是我。”


 


 


         END                             

评论

热度(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