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布莱斯尔的救赎

米罗江浪打浪:

大监狱背景AU
米罗中心,粮食向
大家前后皆洁


楔子


我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从布莱斯尔监狱送过来的,上面没有写寄件人的名字。


我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十分普通的A4纸,上面的笔迹熟悉得让我颤抖。


“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向上司递交了转职书,很快他便找我谈话,表示警局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他也不愿让我这种人才流失,我只告诉他:“有人在等我。”


“卡妙,这个人就对你这么重要吗?甚至你甘愿毁掉自己的前途?”


我抬头直视他的眼睛:“是的,我愿为他奉上自我。”


隔天我的申请书就通过了,我收拾好行李后来到布莱斯尔监狱,遇见了典狱长,撒加。


我和他虽然从同一所军校毕业,但彼此间并不熟络,况且我们之间的纽带,那个人,此时也不知所踪。


我和撒加礼节性地寒暄了几句,他表示很欢迎我来这里成为狱警。在我转身要走时,撒加忽然开口问道:“是他吗?”


我离开的脚步顿了顿,但没有做任何回应。


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后,我正式开始了作为狱警的生活,在第一次巡视犯人时,有个打着耳洞的健壮白人冲我吹口哨,喊道:“嘿,小美人儿!你想被我**吗?!”旁边的囚犯也在起哄。


我感到很厌烦,于是折断了他从栏杆里伸出的手,他惨叫的声音很大,我感到更烦躁了,然后我进到牢房里踹断了他的脊椎。


他被抬进了医务室,其他的犯人们也安静了下来,我满意地继续巡视。


在这之后很少有人再来挑衅我,工作枯燥而乏味。一个月之后,我迎来了两天的假期。


我坐车到市区,在超市里买了一些日用品,又要了一些苹果。他很喜欢吃苹果,我也养成了买苹果的习惯,即便他走了以后我还是没有改正过来。


我拎着一兜苹果走在监狱放风区外部的小路上,忽然从旁边的栏杆里伸出一只手,拿走一颗苹果后又在我面前晃了晃。


“好久不见呀,卡妙。”


我的心跳骤停,顺着那只手,我看见了他。


他的金发随意披散在肩头,像希腊倾泻而下的阳光,我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爱琴海温柔的水波。


他笑起来就像西伯利亚难得一见的极光,却又充满着炽热的温度。


他咬了一口苹果,我的视线转移到他的嘴唇和牙齿,感叹着造物主对他的厚爱。


“再见啦。”


他挥手离去,我注意到他的囚服上绣着“A”。


忍不住心里的巨大喜悦,我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的背影,口中喃喃道:


“米罗……”


作者有话说:
灵感和背景来自于龙马文学网上小白花真白的《狱火》,但情节故事肯定是不一样的。楔子是以卡妙的视角来写,但正文视角会一直在米罗这边,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还没想好。
大纲还没写完,打算把《天蝎宫记事》平了以后再撸这篇。这次想试试正剧向,一直逗逼就没什么意思了。关于为什么团子在监狱里还能留长头发这件事……我喜欢就好,其他的才不管呢。

评论

热度(35)

  1. SUNshine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LaChasseAuxPapillon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