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伪童话系列· 睡美人(3、4)

空桑寂:

三、


少年的阿波罗杀败了巨蟒皮同,他踏着这远古怪物的尸体占领了发布神谕的德尔斐。这光明的少年一举成了预言中心的主人,惊动了天帝,天帝派人迎接了他的儿子回到神山成为了太阳神。
远在七海之岸的纱织遥遥听闻此事,她铺展开挂毯,一针一线地绣上她哥哥成为德尔斐的主人的伟迹。
米罗站在门前,绣好的挂毯长到一直铺到他的脚边。那些辉煌壮丽的厮杀场景宛如从绣品上活了过来,银箭如雨,胜利的光辉广照高山之巅。
他注目着这一幕幕征战建业的壮阔历程,直接对纱织说道:“把这个给我。”
“诶?”纱织闻言伸手想收起挂毯:“我要送给哥哥的,你要这个干什么?”
但是手快的米罗已将挂毯卷好,他回身自向自己的屋子里走去:“拿来勉励自己了。你给你哥另外送一卷去。”

米罗在屋子里挂好画卷般的长毯。纱织走到他的身边,她默默地看着绣品上征战的场景,看得入神极了,她喃喃道:“他把哥哥接回去了。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
米罗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纱织的紫色秀发如瀑披洒,掩映着玲珑的身形。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天帝散落在各地的子女,都纷纷被以隆重的礼仪迎回了天上,在神山被赐予崇高的席位。纱织已长成少女,她在七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该回天了。
奈姬已经被天帝赐予席位。只是,奈姬多年在天界处处留心,却从来没听到过天帝有提起纱织
米罗很清楚纱织那句“送给哥哥”的意思。德尔斐的神谕所大建,为迎接新入驻的太阳神。纱织精心绣出阿波罗的伟迹,绣品将被作为贺礼赠给春风得意的太阳神。
德尔斐示好,以期得到太阳神的提携。

哪个男人不希望拥有太阳神那样的丰功伟绩?米罗很喜欢这幅挂毯。纱织另绣了一卷送去德尔斐
这一年快到纱织生辰了。天界先知的普罗米修斯,带着天帝的旨意终于下界来了。
普罗米修斯踏足于海岸边,有了几丝怀念的意味。他还记得天帝的发妻,昔日和他同样是天帝参谋的墨提斯女神。
前方的果林之中,只听得激烈的撞击声传来,刀兵杀气迸裂。
普罗米修斯好奇地往果林的方向走去。只见一道黑影骤然从密林枝桠之间飞掠而过,竟让身为神的普罗米修斯都双眼一花,好快的速度!
普罗米修斯稳下神来,仔细看去。原来那竟是一个穿黑斗篷的男人。男人疾速地俯身掠下,斗篷的黑色阴影下,闪过锐利的红光。
普罗米修斯心中一惊,那男人手里拿着的刀有毒!
男人高举红光如血的长刀,狠狠地急斩向前方的一个紫发少女。
那少女迅捷地转身,手肘急横,她手中的金色盾牌与长刀轰然撞击。纱织紧皱着眉头,抵抗着对方的力量。米罗腕间动了动,长刀忽然在盾面上飞速急转几道,他已经变了招式,另提起长刀从侧面向纱织斩去。

然而此时,米罗却心中一凛。一道不属于此地的力量袭来。米罗生生停住手中的长刀,纱织暗中按了按他的手,示意他收起武器。她歇下盾牌,提起长裙向来人行礼。
“精彩,”普罗米修斯笑道,他看向纱织身侧神色警醒的米罗,说:“虽然纱织是秉承天帝威力诞生的,可也不能对女孩子这么狠呐。我看你,倒是有些熟悉,你是哪家的后裔?”
一句话让纱织米罗心中都惊疑不定。
纱织含了笑,从容接过话头:“米罗的父亲是神圣的长河斯卡曼得洛斯。”
普罗米修斯方才点头对纱织说:“原来是你的表兄弟,”他笑道:“我与你母神是旧识。既然是你母舅家的表哥,难怪气息熟悉。”

纱织原本以为天帝是派普罗米修斯来接她回天。不料,普罗米修斯传来的旨意里,却是天帝要出征埃及,让纱织领兵为前锋。
一场功绩摆在眼前。普罗米修斯说:“对战争无所畏惧的天女,你还不快接下?”
米罗心中冷笑,他和纱织的训练又算什么狠?这些神一来,将要把她推入的斗狠争强中,她将要承受的残酷远远要多得多。
纱织沉默了一瞬,普罗米修斯突然又一笑:“纱织,如果你不愿意。可以考虑我这边吗?”
原来除了天帝征战的选择,普罗米修斯居然自己另外安排了一个计划,他请纱织参与创造大地上的凡人,据他所说,也是不二功业,事成也可能得到天帝青睐。
米罗眸间警惕,这个计划着实有些奇怪,为何是普罗米修斯私自安排,不告知天帝?此去难免会对纱织有牵累。
只有两个选择。纱织此时果断站起,她说:“我不会畏惧战斗。但我永远拒绝故意侵占的战争。我不喜欢流血。先知,到大地上去吧。”

广邈大地上绿意葱茏。纱织在白色衬裙外系着湛蓝的外裙,随着她的款步而来,蓝色的裙摆如海浪般浸润过土地。
生命的气息弥漫,这才是让她感到惬意的事情。生机勃勃,这就是大地吗?
“巧手的仙女,请看吧,”普罗米修斯指向前方。
大地上是先知打造好的人体,形态似神。此时,将由她再次创造生命,纱织想起了她亲手种下的金苹果,米罗化形的那天,纷纷洒洒的金果叶飞旋如漫天而来的一场蝶舞。
于是紫发少女微微笑了,她从自己的神力中拈起一抹金色,一只轻盈的蝴蝶随即在她指尖处出现。
蝴蝶振翅飞入人体,这蝴蝶就是她给予人类的灵魂。之后,那人体的面目变得生动,他缓缓睁眼。大地上出现了第一个人。






四、


自从人类的出现,大地从未开化的荒野逐渐出现了文明的火种。
属于人类的城镇开始热闹了起来。绚烂红尘中,最繁荣的是卫城,是纱织倾注心血扶持起来的城国标榜。
“我要给这个国家刻下我的名字,让它永远光辉。”纱织的心中满是自豪的欣喜,含笑看着她繁荣的卫城。
“这个国家靠海!应该归我!”海皇从海中冲出,急躁地挥动他的三叉戟。
“请听国民一言,”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来者是一个青发蛇尾的男人。男人彬彬有礼地向两位神明一躬身。
青发男人是卫城的国王卡妙。卡妙听到了海皇的怒吼声,他并不喜欢这种吵闹,便带来了国民的提议。
纱织和海皇依照国民的提议进行比赛。卫城的人民各自为他们投票,票多者为胜。
海皇送来了战马。纱织送了青翠的橄榄树。
博学的卡妙以前也只听说过大洋河长有橄榄这种奇物,是大洋神的孙女纱织亲手培植的。现在纱织把橄榄树带到人间,利润以后在各国推动可达千金。
人们纷纷投票给纱织。卡妙也拿起关键的一票想给纱织。
海皇恶狠狠地瞪着卡妙:“你松松你那顽固的脑子!就算你是高贵的地母之子,也别妄想触怒一位主神!”
卡妙已经把票放进箱子,坚毅的脸上没有迟疑之色:“我会一直坚持自己的立场。”送来财富的橄榄树更符合不喜争斗的卡妙的心意。

“我有事要回大洋河。”紫发少女玉立在云端,她神色肃然,对卡妙说:“卫城的王,我离开时你们千万要小心海皇,他常用的手段是施放海啸洪水。我会尽快回来。”
卡妙感谢了她的提醒。
纱织带着扶持地上文明的荣光飞过天际,此时,自她离开大洋河又是数年了。她的功业在诸神之中也算异常突出了。父亲,总该来接她了吧?
纱织满怀雀跃地跑入家门,喊着米罗的名字。
米罗正专心于用金苹果的枝叶编着一顶花冠。门庭打理得整洁,但并没有使者前来的热闹,显得寥落。
奈姬沉默地站在一旁,看见紫发少女的身影,她声音沉闷地开口:“表妹……”
纱织看了一眼这境况,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她低下头,神色暗沉下去:“父亲他,是不是永远要我不回天?”
奈姬一把将纱织紧紧抱入怀中。她感到纱织埋头在她怀中,泪水隐隐湿了她的衣襟。
好在纱织冷静得很快,她擦去泪水抬头时,正看见米罗将刚编好的花冠一搁。
纱织走过来,看着那金华灿灿的花冠,她神色黯淡地对米罗说道:“父亲荒废了你的时间,他其实并不想你给我编金冠吧。”
米罗闻言,他忽地站起,目光灼灼地看着纱织说:“我为什么不编?你本来完成得就很成功。金苹果在你手里,奈姬神女与你为伴。荣誉和胜利一直都属于你。在我心里,你就应该戴上荣耀的金叶冠。”
“只有我才最清楚,谁该得到荣誉之冠。没有我的许可,失败者戴上金叶冠也会黯然无光。神与人都应尊重我这份权力。这是命运让我拥有的领域。”

就像纱织带来智巧,奈姬带来胜利。米罗则以荣誉为傲,这是金苹果出现的意义。
他对纱织说:“这顶荣耀之冠,总有一天,我会亲自给你戴上。”
此时,即使是米罗面前这位一直端正严肃的紫发少女,她的端庄面孔上的神情也不禁有了些松动、柔和变幻。
纱织低头眨了眨湿润了的双眸,镇定了一下。再次抬头,她微笑道:“说得对。你们要不要跟我到卫城去看看?我想人类的城镇会带来惊喜。”
奈姬因为天界还有事,先告辞而去。米罗同纱织一起去往大地之上。

不料,到卫城之后,却见到一位不速之客。
阿波罗正饶有兴趣地在纱织的国土上闲逛着。
纱织感觉到哥哥的气息,同米罗一直到了海岸边,见到一帮王公大臣簇拥着光明的太阳神。
阿波罗远远看见妹妹的身影,笑着朝纱织招着手:“人类的卫城可真有意思。我明眸的姊妹,你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吧?”
纱织和米罗走过来一看,立时也被海岸边的这景象而震撼。万里晴空之下的爱琴海,海岸竟横亘着几十里巍峨冷峭的冰山!
绵延的冰山矗立在金色沙滩前,宛如拦截七海的百雉城墙。
原来纱织离开卫城的当晚,海皇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海啸发动,要淹了这一带的平原。卡妙之前得到纱织的提醒,时时堤防。
海啸发动时,卡妙早到了海边,掌中冻气倾泻。爱琴海铺天盖地的海浪一瞬间统统被冻结成了无垠的冰川。

阿波罗快意地大笑:“这下海里的那个大叔肯定气死了!哈哈哈哈,就算纱织你不在,那个大叔也没尝到一点甜头啊。”
纱织凝视着冰川,一边说道:“卡妙是水瓶座,水瓶座的冰系技能对付海皇的海啸也不成问题。”
她向阿波罗要了两块大地中心德尔斐的圣石。纱织将圣石镇在自己的神庙里,以防更麻烦的地震。虽然卡妙是地母之子,但身为水瓶座的他,对海皇的地震就不好防范了。
“话说回来,”纱织微微笑道:“我拿了哥哥两块圣石。作为回报,哥哥要什么礼物?”
阿波罗继续打量着卫城的风景,说道:“你去过罗德岛吧?”

自从人类出现,繁衍城池,太阳神的罗德岛也开始变得渐有人烟。罗德岛的人民想为太阳神建造一座标志性的神像。
阿波罗这次到卫城,是想要人类的指导者、技艺的发明者纱织到罗德岛去。
“我巧手的妹妹,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光明的太阳神对纱织说道。他需要她去罗德岛培养他的人民,指导修筑光明之主的神像。
纱织欣然笑起来。普罗米修斯私自安排的造人之举,暗藏风险,让她决定一个人独自承担日后的危机。
但去罗德岛则是稳扎稳打之行,纱织对米罗说:“走吧,我们去感受人类的生活。”米罗瞧着她笑盈盈的模样,就清楚这次没什么危险,他便也期待去感受她创造的生命,去这一趟烟火红尘之行。








——待续

评论

热度(23)

  1. SUNshine空桑寂 转载了此文字